百度地图 所有文章 文章列表
如何妥处辽宁本溪“高广友案” 关乎东北的秩序与未来
发布时间:2017-12-7 10:35:49  最新报道  作者:军中小兔   【我要投稿】
  
  前不久 , 天津高院根据最高院 的指定管辖 , 在辽宁锦州监狱开庭再审 了本溪企业家高广友 被控逃税罪 ,贪污罪 ,挪 用公款罪案 ,这 是曾 被舆论高度关注 的高广友案一度复归寂静后再次进入公众视野。

  高广友案之所以 被舆论紧盯 , 是因 为 该案 在侦查 和审理进程中曾经发生 的种种荒诞现象 ,好比讨债遭举报 ,看守所内入党等。

最高法 的介入 和异地再审 的启动 ,也让此案迎来 了法治 的曙光。

  据《民主 与法制时报》报道 ,现 年60岁 的高广友原 是辽宁本溪县小市 镇一名普通村民 , 上世纪80 年代 ,只 有小学文化 的 他承包 了小市 镇建筑公司掘 到第壹桶金后 , 不仅 被当地 人视 为能 人 ,还于1993 年承包 了本溪市旅游景点水洞管委会( 本溪旅游局前身 )建立 的房地产公司 ,当时 的 有关官方会议纪 要显示 , 该项承包 的基本方针 是高广友自筹资金 ,自负盈亏 ,自主经营 ,高每 年 向水洞管委会缴纳承包金10万元。

  这种以承包 为基调 的经营方式 , 由于公司主体身份表面 是国 有企业 ,实 为私 人经营 , 被称 为红帽子企业 ,这 在 上世纪末市场秩序不完善 的环境下 ,各地都较 为常见。

  高广友 的牢狱之灾 , 就来自于这场承包。 在承包进程中 ,本溪市水洞管委会 和下属多个企业 , 和本溪市建委 ,先后欠下高广友近千万元工程建设款等款项 , 为此 ,高广友诉至法庭并胜诉。 就 在高广友申请法院 对本溪市旅游局强制执行时 , 该局以盖 有公章 的信函 , 向本溪市公安局举报高广友侵吞国 有资产 ,据此 ,本溪市纪委启动调查程序并 将高广友抓捕 ,本溪市旅游局 的欠钱也渺无回应。

  根据法律规定 ,侵吞国 有资产 的贪污罪 ,只限于具 有国家职员身份 的特定 人员 , 而高广友本 是农民 ,办案单位后来无法 提供高广友录 用 为国家干部 的手续 ,仅以相关部门 对高 的 年度考核表 为根据 , 就认定其 为国家职员:

  根据刑法规定 ,逃税行 为如果 在税务机关查处后接受处罚补缴税款 , 就不追究刑事责任。

而高广友 被控 的逃税罪 ,则 是 他 被抓进看守所后税务机关再查税 ,眼看 他无法申请听证 ,接受处罚 ,补缴税款 ,司法机关再以 他不接受处罚 为 由定罪。

  根据党纪规定 ,纪委查谈恋爱只应当限于党员身份 的 人。 但高广友号称自己 从未入过党 ,前述报道说 ,高广友 被本溪市纪委专案组带走前 ,政治面貌 为群众 ,学历 是小学 , 但检方起诉时 ,高广友离奇地变成 了具 有中专学历 的党员。 他 在看守所 被入党 ,这事构成 了中国纪律检查办案史 上 的奇迹。

  
  本溪市检察院 的起诉书 ,
  清清楚楚记载着高广友 为党员

  尽管 有这么多奇葩事 , 但本溪市还 是推进 了 对高广友 的刑事追究责任。2012 年2 月24 日 ,本溪中院以逃税罪 ,贪污罪 ,挪 用公款罪 ,数罪并罚判处高广友无期徒刑。

当 年11 月24 日 ,辽宁高院维持 了这一判决。经高广友申诉 和媒体监督 ,最高法于2014 年4 月8 日指定 天津高院再审此案。

   对于本案 的更多荒诞细节 ,感兴趣 的网友可以搜索关键词 ,获取媒体更多报道内容。杰 人观察列举 的前述几个方面 ,足以讲明此案 的蹊跷 和严重违背法治。

  一个私营企业主 ,因 为 向国家机关追讨正常 的欠钱 , 就 被赖账 的机关举报 为犯罪 ,此乃奇葩之一。

辽宁侦查机关 和司法机关不认真关注这其中 的不寻常之处 , 就配合赖账者 对讨账者进行刑事追究责任 ,此乃助纣 为虐 , 为虎作伥。

  一个本无国家干部身份 的普通农民群众 ,离奇地变成 了具 有党员身份 的干部 ,辽宁司法机关据以认定 的依据 就 是考核表 ,那么请问 ,今后 是不 是任何 人只 要 有几张国 有单位 的 年度考核表 , 就可以认定 他 是国家干部 ?这 是不 是 对编委 的羞辱 ?

  高广友 在看守所里离奇 被入党 ,这看起来 是小事 ,实际 上折射 了当地纪委欲加之罪 而故意造出假党员身份 的阴险行径。

过去数 年间 ,媒体不时曝出一些地方 的纪委 对不 是党员 的平头老百姓施以党纪措施 ,这袒露 了纪委一些官员借反腐之名 ,随意滥权侵犯民权 的弄权 与任性。

  更关键 的 是 ,如果高广友最终 被确认不 是党员 ,那么 ,辽宁本溪市纪委 的办案行 为 就失去 了起码 的正当性 与合法性 ,其所取得 的一切证据 , 就应当 被作 为非法证据排除 , 由其启动 的后续侦查程序 ,也应当归于无效。 对此 , 天津高院应当高度注意。

   从更广阔 的视野来看 ,高广友案 是 我国东北地区过去一度秩序失范 ,法治不彰 ,民营企业主合法权益 被随意侵害 的缩影。现 在很多 人探讨东北地区没落 的原因 , 在杰 人观察看来 ,高广友案 就 是 对此最生动 的回答。东北能不能重振 ?根本 上不 是气候 和环境 ,不 是工业 与现代服务业 的关系 , 而 是民生 和民权能否得 到尊重 与保障。假如每个民营企业主 在东北都像高广友这样陷入无尽 的冤屈 和悲剧 ,还 有谁愿意 到东北投资 ?还 有谁敢去东北发展 ?

   从这个意义 上说 ,如何公正处置高广友案 , 不仅关乎法治 和个案正义 ,更关乎东北 的秩序 与未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