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地图 所有文章 文章列表
从有到无,到面临牢狱之灾这几年的经历,望警醒各位。
发布时间:2017-12-7 16:39:05  最新报道  作者:悔不当初812   【我要投稿】
   我 是一名80后 , 我想 在这里检讨一下自己。并警醒像 我同样 的 人不 要 在错下去。 我诞生 在东北 的一座小 镇。爸爸爱喝酒 ,喝酒后 就会打 人 ,不喝酒真 的 是一个好 人。每 天夜晚 我都害怕早睡觉 要等着 他回来如果 他没 有搞事 我才敢睡觉。如果 他动手揍 我妈 我 就得拦着。后面 由于爸妈 要去外地做生意 , 我 就 在亲戚家生活。叔叔 是一个脾气不好 的 人。

有时吃饭嘴巴 有声音 我也会挨骂。所以 从小 我 就很自卑 , 我甚至自己一个 人不敢坐火车。不愿意跟其它朋友玩。 我 就 天 天自己玩 ,喜欢自己琢磨事情。后面 我转学 到 了爸妈做生意 的那个地方 上学。那 是一个村里 的小学 , 由于 我外来 人员刚去 的时期不 了解 , 他们讲 的话 我也听不懂 ,刚开始挺受欺凌 的 , 时间久 了混熟 了 ,跟 他们打成一伙 了 就好多 了。 但每 天夜晚还 是 要等 ,每 天夜晚不敢睡觉。

初三 我回 到 了东北 ,学习成绩 在班里只属于中等 ,高中也木 有 上。那个 年龄叛逆 ,16岁总觉得自己啥都懂 了 , 我特别喜欢音乐 , 而且乐感也很好 ,那时候自己一个 人 就喜欢弹吉 他 ,还唱 的不错。妈妈过去 是铁 路集体 的。 在东北一个经济落伍 的地区。 人们普遍认 为拥 有一份铁饭碗 是最好不过 的 ,所以爸妈决定让 我去投军 , 我自己也早想离开这个每 天让 我不敢睡觉 的家。经过体检政审 , 我顺畅 的参 了军 ,走 的那一 天别 人都哭 , 我 是笑着走 的。

我 的不 对 在重庆 ,坐 了三 天三夜 的火车。经过三个 月 的新兵训练 , 我 被 我们军里 的直属军乐队挑选进入军乐队任打击乐手 , 在四个新入选 的新兵里 , 我 是学习训练最刻苦 的 ,因 为 从小 我 就 是 在骂声中长大 的 我 要争口气 , 我 是第壹个可以参加外出演出 的新兵 , 我那时 的水平完全可以超过一个四 年老兵 ,队长也时常 的表扬 ,那时 我 是骄傲 的 ,后面 我转 了士官 ,转士官后 我犯 了很多错误 ,时常私自外出 , 被关过禁闭 , 但 由于专业好 ,基本没 有 在档案留下污点。也许 从那时候 就奠基 我这 是没 有自控能力 的 人未来 是一个让 人不省心 的 人。

当 了兵入 了党 ,做过声部长当过班长 ,五 年军队结束 了 ,军队 的生活 的确让 我这个自卑 的 人找 到 了存 在感 ,找 到 了自己优越 的地方 , 但那只 是军队 的一个小社会 ,回 到地方这个大社会 是啥样 ,当时 是茫然 的。 由于军队地处市中心 , 我们出去演出外出机会非常多。 我挺喜欢这里 , 人热情 ,各方面都很好 , 但 我养成 了一个坏毛病 , 就 是消费 上大手大脚 ,家里也帮 我填补很多。

退伍那 天 在菜园坝火车站队长叫 我指挥乐队演奏 我军旅生涯 的最后一首军乐。战友们把 我送 上火车哭成一团 , 我回 了东北。
  回 了东北历经两 年 时间 从复习考试 我进入 了铁 路培训基地进行学习 ,那时 我挺节俭 了 ,因 为每 月只 有一千块钱 的学员工资 ,那时也结婚 了 , 由于那个家庭环境 ,老婆跟 我一起 在培训基地附近租一个十平米左右 的房 ,只 有一个炕 , 我每 天自己劈柴烧两遍 ,吃饭学校 有饭卡每 天 有补助。 我每 天去学校打回来 我们一块吃 ,每 月一千块还能剩一百多块钱。

那时候没 有叫家里接济 了 ,过去做生意 , 由于一个煤矿 的瓦斯爆炸 被查封 了 ,矿长欠 的十几万都还不 上 了 ,当地 对小煤矿查封 了很多 ,家里客户源断 了 ,仅剩 的一些钱家里盖房子 了。所以那段 时间 我们俩过得挺节省 的 , 为 了能改善生活 给她补充点营养 , 有时候 要帮 人抄写一些东西 ,能赚个两百块 , 就弄点好吃 的改善一下。一星期改善一次。

两 年培训结束后 , 我 被分配 到线 路工区实习 ,说实话 , 我多少次不想 要铁饭碗 , 我想自己创业 , 但 在当时那个状态还 是先保持现状吧 ,以后稳定 了再说 ,每 天早 上六点 就起来 ,七点 就 上工 了 ,东北这零下二十多度 的 天气每 天 要干 到下午四点半下班 ,周六周 日基本也都没注意 ,只算存工不算加班。中午饭都时常 在户外吃。实习 了半 年 ,实习阶段 我下班没事 就 在歪歪里频道唱歌玩。

自己攒钱买 了一套设备。当时卖这种设备 的很少 , 我们这基本没 有 , 我 就想这个生意 是不 是可以做。 我 就每 天 在频道唱歌宣传 ,免费 给 人家调试。注册 了淘宝店铺 ,还记得做成第壹单交易 的时期那种开心。 我 的店铺 从未刷过单 ,第壹不安全 ,第贰 我本质 是非常不喜欢 对 上坑骗 , 对下隐瞒 的。 但这只限于当时 ,全国 的大趋势你一个个体 是改变不 了 的 ,你不适应 就得慢慢死去。

有一个客户 是 我们家附近 的 , 是一个小孩当时 他才19岁 ,非常聪明也非常会说。后面成 了好朋友。 他 在一个广告公司做印刷学徒 ,记得第壹次见面 他喜欢吃红烧刀鱼。没事 他跟 我学调试 , 有时 我 上班 他 就帮 我 给一些客户做售后 , 我 给 他钱 他也不 要 ,当时可以讲 我特别喜欢这个小兄弟。后面 他说 他不想干那份工作 了 , 我 就叫 他来 我这里做 , 但不 是雇佣 , 我 为 了能做 的更大 , 我开始 是做代发 的 ,想做大 我 就想自己囤货 , 他妈妈也跟 我通过 电话其实她妈妈还 是 有些担忧吧 , 我说这个肯定挣钱。

后面 他投入 了囤货 的百分之四十 的钱财 , 我投入 了百分之六十 , 我们 的合伙启动 了 ,
  那时候 为 了工作 的闲余 时间多一些 , 我拖关系调动工作 到铁 路道口看守 ,虽说 要熬夜 , 到 年轻不怕 ,它可以 上一 天一夜 ,休息两 天两夜 , 我觉得不错。 为 了淘宝 的销量更大 , 我开启 了直通车 ,做过 的 人都明白这个。付费点击 ,来提高产品 的曝光率。

来车第壹个 月 就很 有成效。单数增长 了两倍。 我拿 到 了一万多块 , 他拿 了八千多块 ,看 的出 他当时特别高兴 ,因 为 他过去每 月只 有两千块左右。那一 年生意都很好。货都直接 从广东进货 ,销量高很多工厂自己也会找 上门推销。后面又选择 了北京 的一个供货商 ,说点行业内 的内幕 ,你买手机或一些电子产品 ,不 要以 为名牌也能讲很多价格 ,名牌通常 是没利润 的。所以市场 上充溢着一堆贴牌产品 ,也 就 是一个个体营业执照 到商标局注册一个品牌找一个小工厂代工 ,价格会比大牌子便宜 , 但成本很低 ,所以利润 就高 ,中国目前 就 是这个风气。

我还 有一个大毛病脾气不好 ,凡事爱走极端 ,其实 我不喜欢坑 人 ,只 是 有时说话不好听。也许也 是素质太低吧 , 有时候得理不饶 人。跟 我合伙 的小兄弟 有时候犯错 我 的确 是说话很伤 人 , 我实际 就 是针 对事情不 是针 对 人 , 但方式肯定 是不 对 的 ,一直都 在反省。针 对淘宝客户 , 我这个出门都想着自己锁门没锁门 的强迫症患者自然 是很 上心。不准 有任何错误 ,你没错误 的时期都会 有客户差评 ,那 要 是 有错误呢 ?好比 我提前觉得货 就快断 了 , 我会提前跟北京 的供货商订货叫 他抓紧发货 , 但 他 有时候 就 是说发出来 了 ,随后又说没发出来 , 我当然非常生气 , 电话里说话也很难听 ,那 年 的双11全球购物狂欢节奋战一夜 ,赚 到 了第壹次双11全球购物狂欢节 的钱。

我们这产品冷门 ,因此 就一百件不 到 ,那也 是 我们半个 月 的收入。这一 年 我们挣 了很多钱。那 年 我办 了 人生第壹张信 用卡交通银行 的 ,心里想着 他出门刷卡消费方便。 月底还 上 , 有很多方便之处。
   就这样过 了两 年 , 到 了13 年 ,春节过后店铺销量 就开始下滑 ,虽说 是淡季 但照之前差 了很多。因 为本地市场 和网络 的销售者越来越多 ,工厂甚至自己 上来做 ,其实 我自己也早 有自己做贴牌 的打算 , 但一直没 有 和合伙 人统一意见。

就这样降价打价格战 ,一直下滑 ,压力越来越大。再加 上后面发生 的事情 我病 了。 就那 年六 月份 , 我 在道口执勤 , 我看管 的道口 有三 人值班 是本地区车流最大 的铁 路正线道口。当火车距离道口还 有三公里时 就 要提前关闭栏杆。当车辆都停车等待时应 该统一 在道 路右侧 ,这样开杆后不会出现拥堵。这 天 就 有一辆吉利帝豪 的小轿车逆行 上来 了 , 我过去跟 他说 , 我说你这样逆行不行等会开杆 了会拥堵 ,你 要 是退回去不方便 的话你尽量往右边靠靠。

他这时回 了 我一句话 :你 是交警么 ?你tm管 我。 我讲 我不 是交警 , 但你这样影响安全配合一下呗。 他叫 我滚蛋 , 我那些 日子压力大 ,心情也不好 , 我说你开个破车跟 我装什么玩意 ?不晓得自己姓啥叫啥 了 ?这小子 就下来 了 ,车 上还 有两个老娘们 , 上来 就打 我。 我也只 有还手自卫 了。之后报警 了 ,铁 路 的警察 ,来 了把 我们都带 到派出所 了。询问笔录 ,最后结论 是 我们属于打架打架 , 要么这个样 , 要么全拘留。

当时心里窝 了一口气 ,每 天觉得生活没意思 ,社会昏暗。 为啥这些素质极度底下 的 人活 的比你还快活 ,比你还牛叉。家里觉得 我每 天 的情感状态 和过去不一样 了。 就把 我送 到 了本市 的精神专科医院 ,每 天打针吃药 ,昏睡一 天又一 天。
  这半 年淘宝 由 我老婆 和合伙 人一起维持。 但这半 年 我忽略 了一点 , 就 是合伙 人看这个生意不好 了 , 他叫 我雇佣 他弟弟来调试做售后 , 他每 天夜晚六点 到九点都不 在调试。

我知道 他 在直播 ,每次问 他 , 他都说这个直播不赚啥钱 , 就 是玩 , 他期间还去 了一次北京 ,老婆跟 我说不行 就不跟 他合伙 了 ,把 他踢出去 ,再找一个 人教调试 , 我认 为这样不地道 ,等 我出院 了 ,基本店铺销量 已经凤毛麟角 ,时常 有客户打 我 电话质问 我 为啥不 给调试 , 我们当时分工很明白 , 我管进货打包销售客服。 他管售后调试 ,中间因 为 他直播 我担忧延误店铺 , 为此吵过几次 ,接 到客户 电话后 , 我 和这个小兄弟通 了最后一次 电话 ,那时 我说你 在干啥 调试你都不管 ? 电话都打 我这 了。

他说 你 在质问 我么 ?没 有 我你能 有今 天么 ?你 有时一 上班一 天都不 在 ,没 有 我那 天你怎么做 ? 我也很火 我说你没 有 我你会选择做淘宝么 ?你怎么贷款付首付如何装修 ,哪里 有空闲 时间还直播 ?你过去印刷厂里 有这么多闲余 时间么 ?其实这个时候 他直播应 该 是收入不错 了 ,正常来说 他可以宣传广告 , 但 他应 该 有 他自个 的打算 , 他自然告知 我淘宝不做 了 他也得找活干 ,直播不挣钱 ,应 该 是安慰 我吧 ,稳住 我吧 ,现 在 他 和那个北京 的供货商一起做呢。 就这样两 年关系 的小兄弟反目成仇 了。

说来也正常 ,反过来想这 年头怎会 有乐同享 有难同当呢 ,最后三个 月赔钱 的 , 他也没分 到一毛钱 , 他弟弟属于雇佣关系没 有误 了 他工资。